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姦淫公关少女

姦淫公关少女 - 姦淫公关少女
  村子里的灯光慢慢减少,整个梆子峪渐渐沈寂在黑暗里,这个时候,山里的露水开始重了起来,丁长生蜷缩在一个稍微大点的树洞里,远处即是进山的唯一的一条路,他不敢睡,因爲他今晚干了一件现在想起来很后悔的事情。
  丁长生,今年十七岁,按说他现在应该是在高中读书,可是由于去年的一场山洪,他的父母双双在山洪去世,一时间没有人管他了,而家里的财産也被几个不怀好意的亲戚瓜分一空,所以不到一年的时间,一个原本前途光明的高中生就以令人嗔目的速度退化成了一个二流子。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在家里吃完晚饭,精力旺盛的丁长生叼着一根竹制的牙签出了门,这是他每晚的必修课,因爲明天的粮食还没有着落,所以今晚必须要出去弄点,甭管谁家的,只要是能搞到,他是不计成本的。
  围着整个梆子峪转了一圈,也没有什麽可偷的,正感到失望时,走到了村长家门前,看到院子的一角有淡淡的灯光,虽然不是很明亮,但是在漆黑的夜里这已经像是指明灯了。丁长生慢慢的走过去,隔着厚厚的围墙,他听到里面有一瓢一瓢的浇水声,而且那些水穿过围墙底下的暗沟,直接流到了街上。
  丁长生知道,那是村长家的厕所兼洗澡间,整个梆子峪只有村长家有这样的洗澡间,丁长生曾经进去过,里面全是用白的刺眼的瓷砖铺的地面,在梆子峪,那是首屈一指的豪华,至少丁长生是这样认爲的。
  丁长生慢慢的走进围墙外,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居然听到了一个女人小声的哼唱着什麽调调,声音婉转,异常好听。
  丁长生被这歌声吸引,于是转身寻找可以攀附的东西,但是放眼望去,并没有什麽可以依仗的东西,直到看到村长的邻居家门前有一株老榆树,于是翘首翘脚的走过去,没几下功夫就爬到了墙头上。
  丁长生就像是一只狸猫一样匍匐在墙头上慢慢的向那亮着灯光的地方爬去。
  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个白皙曼妙的身影,他吓的一动不动,这个时候村长的媳妇甄美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半大孩子偷窥。
  农村的女人一般都比较健壮,但是村长丁大奎的老婆甄美丽是个异类,因爲丁大奎家的土地根本不需要甄美丽去打理,村里有的是巴结丁大奎的人,这些人都是先把丁大奎家里的庄稼收割完才会忙自己的庄稼,所以甄美丽基本就是不大出门的,这样造就了她三十多岁了,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身材依然是那麽好。
  丁长生也是很紧张,这个时候他想缩回去,但是偏偏一点不敢动,生怕弄出什麽动静来惊动了甄美丽,到时候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然而,很多事是躲不过去的,甄美丽突然抬头看向了对面的墙上,正好看到一脸憨笑的丁长生,一口洁白的牙齿能去做牙膏广告了。
  “啊……”甄美丽的尖叫划破了夜空。
  “扑通”。丁长生从墙上直接摔了下去,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回到老榆树那里了。
  他不敢回家,因爲村长已经纠集了一帮人打着手电在村里找他,于是他直接上了卧虎山。躲在了这个他认爲是安全的地方,一个树洞里。
  “你这是去哪儿啊,天这麽黑,咱还是回去吧”。一个女人坐在一辆桑塔纳的副驾驶上,对身边一个很富态的男人央求道。
  “老是在屋里没意思,老霍不是去公司里出差了吗,我带你出来散散心”。驾驶座的男人笑道。
  汽车的灯光刺破了山里的黑暗,在拐弯时,车灯一下子将昏昏欲睡的丁长生惊醒了。
  “呸,不就是不小心看到你老婆吗,还开车来找老子,真是小气”。丁长生骂了一句,想钻出树洞向山上跑,但是这个时候汽车居然停下了,等眼睛适应了新的黑暗之后,也没有看到有人下车来,丁长生的胆子又壮了起来,重新窝回了树洞里。
  远处的汽车灯光灭了,可是车内的灯光打开了,在这山里就像是鬼火一样,影影错错,丁长生心里不禁打起鼓来,这辆车是干什麽的。
  过了很长时间,那辆车里的人依然没有下来的意思,丁长生虽然不知道这辆车是干什麽的,但是他知道,能开得起车的人都是有钱人,趁着这夜黑风高的,不如趁机把明天的饭钱解决了。
  于是猫着腰,慢慢向那辆车走去,昏暗的车内灯光里,丁长生看到了他一生中最向往的一件事,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辆车里的人改变了他的一生。
  他隐藏在路边的树丛里,拨开一丛丛的枝条,隐隐看到了汽车后座上羞人的一幕。
  “现在的有钱人真是会玩,来到这荒郊野地的,真不要脸”。丁长生自言自语道。
  看看周围黑漆漆的夜,丁长生从树丛里钻出来,慢慢的向汽车走去,直到离汽车还有几米远,还没来得及欣赏眼前的好戏时。
  就看到,男人一头栽在女人身上,一动不动,开始时,女人还没有意识到什麽,但是随即感觉不对劲,于是拍着男人的脑袋。
  “大鹏,你怎麽了,醒醒啊”。可是男人一动不动,这个时候男人一百八十多斤的身体压在身上,她根本就动不了,并开始有窒息的感觉,这个时候,求生的欲望高过了一切,明知道这里不可能有人,但是她还是拍打着车窗,艰难的发出求救的声音。
  丁长生犹豫了一会,直到快要听不见声音时,他才意识到可能真有危险了,于是上前一把拉开了车门,里面的女人当时吓了一跳,这里怎麽会有人,但是快要死的人能得救,这是多麽值得庆幸的事情,而且新鲜的空气使她意识到自己得救了。
  但是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由得心里一阵羞怒。
  借着灯光,眼前的这个穿着工作服的美女让丁长生大吃一惊,因爲这个女人他认识,正是东华公司的业务员,虽然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但是去年自己去公司办业务时就是这个女人给办的,所以印象深刻。
  “你看什麽,快点帮帮我”。美女看到这个半大小子居然这麽毫无顾忌的看着她,心里很恼怒。
  “哦,他这是怎麽了?”
  “我怎麽知道,快点让我出去,压死我了”。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将女人给拯救了出来,她急忙拿出自己的衣服穿好,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没有救过来呢,不由得啊的一声,坏了,这要是传出去我可怎麽办啊
  “快把他拉出来,快点”。女人很着急的说道。
  丁长生看着拉出来的这个胖子,五官端正,但是由于肥膘太多,整个人显得很臃肿,不由得又回头看看身边着急的女人,心想,这女人什麽眼光,长这麽漂亮居然找这样的男人,真是瞎了眼了。
  “你,看看他怎麽回事?”她慢慢挪到胖子身边,却不敢伸手去摸他,丁长生本想一走了之,但是看到一个美女带着哭腔的求助,他又不忍心了。
  丁长生看了看胖子,用手指伸到胖子的鼻子下面,感觉到还有呼吸。
  “应该死不了,还会喘气呢”。丁长生很肯定的下了结论。
  “真的吗,大鹏,大鹏,醒醒啊,寇大鹏……”女人一边喊,一边用手扇着胖子的脸蛋。
  “寇大鹏?东华公司下属的临山镇第一大厂,临山厂的厂长不是也叫寇大鹏吗?在镇里可是说一不二的大人物,难道这家伙是寇厂长?”丁长生一个机灵,这下可坏了,寇厂长见不得人的事情让自己知道了,自己还能有好啊,不行,赶紧走,于是慢慢的向后退,可是刚想拔腿就跑时,居然被一块石头绊倒了。
  “你干什麽?还不过来帮忙”。美女对跌倒在地上的丁长生喊道。
  后来丁长生才知道,估计两人在车里的时间长了,由于车窗紧闭,车内空气不足,缺氧导致昏迷,要不是丁长生,估计两人都得窒息而亡。
  不一会,寇大鹏悠悠醒转,满眼迷茫的看着身边的两人,当看到丁长生时,眼睛里更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同时还有震惊,于是看向女人,女人摇摇头,示意他什麽也不要说。
  “姐姐,既然寇厂长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丁长生说道,他不说这句话还好,说了这句话,寇大鹏怎麽能让他走呢,于是使了眼色给女人。
  “年轻人,别忙着走,坐下来我们说说话”。寇大鹏说道。
  丁长生虽然年轻,但是小说没少看,他知道这个时候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杀人灭口,于是他蹲在不远处,看着这一男一女,随时準备拔腿就跑。
  “梆子峪的”。
  “这大半夜的你不在家里睡觉,跑山上来干什麽?”寇大鹏奇怪的问道,他怀疑这是有人在跟蹤自己。
  “在村里惹祸了,我们村长在找我,找到了非打死我不可”。丁长生没什麽心机,实话实说道。
  “村长,你是说丁大奎,你怎麽惹他了”。寇大鹏心里一阵恼怒,这个丁大奎惹这麽大个孩子干什麽,他还不知道要不是这个孩子,他今晚就有可能英勇殉职了。
  “嘿嘿,看见他媳妇洗澡了”。丁长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
  “啊,哈哈……”。一听是这理由,寇大鹏不禁笑了起来。
  “小伙子,我们做笔交易好不好?”
  “交易?”
  “对,今晚的事情你不要和任何人说,我给你一笔钱,你说个数吧,只要我能拿得出,我就给你”。
  “我不要钱,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不行,你必须要,不然的话我怎麽能放心呢”。寇大鹏笑的有点奸诈,但是这种表情丁长生是看不到的。
  “不要”。
  “必须要”。寇大鹏的声音陡然严厉起来。
  “那,能不能换一样,我不要钱?”
  “你想要什麽,说吧”。寇大鹏脸色缓和了一下说道。
  “我想进你们厂安保队,就像这个姐姐一样”。丁长生指着旁边的美女说道。
  临山厂是东华集团下属的大厂,待遇十分不错,临山厂里偷鸡摸狗的特别多,安保队门的权利大,又有额外的一些奖金收入,村里的人都挤破了头想进去。
  安保队
  “进安保队,你真是想得出啊,你以爲想当就能当啊,不行,换一个”。
  “不,我就想进临山厂”。
  “你……”寇大鹏一时气结。
  “要不先让他进厂里安保队当个临时工就行,糊弄糊弄就过去了”。旁边的美女小声的对寇大鹏说道。
  “好吧,你多大了?”
  “十八岁”。
  “好,明天到厂里找我吧”。
  得到肯定的答複,丁长生一跃而起消失在黑夜里,嘿嘿,老子以后是临山厂的人了,丁大奎你要是敢惹老子,老子就把你抓起来。
  “你怎麽能让他去进安保队呢,厂安保队权力不小,他靠不靠谱,别给捅出什麽娄子”。寇大鹏对身边的女人说道。
  “这样的人,只要用好了,就是一把利剑,而且我们又不能杀人灭口,只有牢牢的抓在身边,他才能守口如瓶,你给他一笔钱,让他尝到了甜头,三天两头来要钱怎麽办”。女人悠然歎了口气说道。
  “你说的也对,只是把这小子弄到安保队,那可就天天在你家老霍眼皮子底下了,万一那天说漏了嘴,那不是更糟吗?”
  “那你有什麽好办法,你倒是说说看”。女人不满的白了一眼寇大鹏。
  第二天一大早,丁长生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就上路了,晨曦里,梆子峪隐藏在淡淡的雾气里,站在山头上,回望自己的村子,丁长生大喊一声:
  “梆子峪,老子还会再回来的,老子要过人上人的生活,去你大爷的丁大奎”。
  清晨很静,有几个起得比较早的老人隐隐听见了这句话,直到回蕩的声音消失在茫茫大山里,这是丁长生想了一夜的结果,他不想再混下去,上天给了他一个绝好的机会,他会利用好这个机会,他要出人头地,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
  昨天自己救的那个男人真是寇厂长,一大早,衣冠楚楚,领导派头十足的寇大鹏出现在办公室里,而办公室门口就是诚惶诚恐的丁长生。
  “寇叔叔,早上好”。丁长生一个立正,还行了一个军礼,据说临山厂安保队讲究军事化管理这一套,从现在开始,他就把自己当临山厂安保队的一员了。
  “你是?”
  “我是丁长生啊”。丁长生心里暗骂一句,要不是老子救了你,你这会能站在这里,还装作不知道。
  寇大鹏心里一阵恶心,心里恨不得杀了这个家伙,可是没办法,田鄂茹说的对,爲了这件事杀人实在是不值得,只要将这家伙攥在手里,有的是时间收拾他。田鄂茹就是昨晚的那个美女。
  “哦,小丁啊,进来吧”。
  丁长生跟着寇大鹏进了屋之后,马上给安保队长霍吕茂打了个电话,然后看着丁长生,不一会,丁长生就被盯得有点胆战心惊,暗道,难道这就是领导的威力。
  “丁长生,你记住了,给我把嘴巴闭紧了,要是让我知道你胡说八道,小心你的狗命。”
  “寇叔叔,您放心,我这嘴巴可是最紧了,保管不会说出去,可是要是别人从别的渠道知道了,你可不能怪我”。丁长生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要是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寇大鹏恨恨的说道,这个时候进来一个身穿安保制服的人。
  “厂长,您找我?咦,丁长生,你怎麽在这里?”来人很奇怪的说道。
  “你们认识?”寇大鹏奇怪的说道,心里不由得很忐忑起来。
  “厂长,这小子是梆子峪的一个二流子,整天的偷鸡摸狗的,抓了好几次了”。
  “好了,霍队,过去的事就不要说了,我今天找你来就是爲他的事”。丁长生的劣迹让寇大鹏有点脸红。
  半个小时后,丁长生跟着霍吕茂回到了支队,看着一脸兴奋的丁长生,霍吕茂心里不禁一阵好笑。
  “你小子,老实给老子交代,和厂长是什麽关系?”霍吕茂冷着脸说道。
  “队长,刚才厂长不都是给你说了吗,厂长的老婆是我表婶,就这麽简单,你都看到了,我叫厂长表叔的”。丁长生也是一脸的认真模样,这让霍吕茂有点拿不準了。
  “哼,你小子以后给我老实点,别打着临山厂安保队的旗号出去惹事,不然的话我立马扒了你的皮,不管你是谁的亲戚”。
  “那是那是,队长,以后我就是你的兵了,你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嘿嘿,我怎麽瞧着你小子穿上这身衣服也是一个流氓啊”。
  “哪能呢,我真是想做一个好人的,队长,你就看我以后的表现就行了”。丁长生指天发誓。
  丁长生就是安保队里面的临时工,主要是干一些正式人员不好下手的事情,出了事,就说这事是临时工干的,开除了事,所以丁长生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工作那是朝不保夕的,还以爲端上了铁饭碗呢。
  “张强,你过来”。一进支队,霍吕茂朝一个队员喊道。
  “队长,有什麽指示?”
  “努,这是新来的队员,叫丁二狗,不对,叫丁长生,给他找身衣服,以后就是一个锅里抡马勺的弟兄们了,照顾着点”。
  “好咧,丁二狗同志,走吧”。
  因爲丁长生以前因爲偷鸡摸狗的被带来教育好几次了,所以这里的几个正式员工和安保队员几乎都认识他。
  “我叫丁长生”
  “是,丁长生同志”。张强笑嘻嘻的搂住丁长生向后院走去。
  没办法,以前自己的名声太坏了,真名已经没有人记得了,至于爲什麽叫丁二狗,那是村里一个同龄的孩子和丁长生一块洗过澡,发现丁长生那个男人的本钱真是够大的,比两条狗都大,所以还有个诨号丁二狗。
  “嫂子好”。丁长生跟着张强正郁闷不已的时候,对面来了一个穿着制服的美女,仔细一看,赫然就是昨晚那个女人,田鄂茹也看到了丁长生,心里不禁有点忐忑,再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几乎都被这个年轻人看遍了,脸刷的就红了。
  “你好,这是谁啊?”
  “哦,嫂子,这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叫丁长生”。
  “我叫丁长生,嫂子好”。丁长生也有样学样的叫了声嫂子。
  “你好,再见”。
  看着一身制服的田鄂茹扭着屁股走远了,再联想昨晚那香豔的一幕,丁长生的脚步有点走不动了。
  “你小子想什麽呢,小心队长扒了你的皮”。张强看到丁长生一直盯着田鄂茹的身影不动弹,不由得有点上火,一巴掌打在丁长生的头上。
  “张大哥,这个嫂子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这是霍队长的老婆,你可不要再露出刚才那幅色相,队长可是一个醋缸,小心打翻了淹死你,以前有个家伙不知道这是队长的老婆,竟往跟前凑,队长知道了,直接就开了”。
  “什麽,这是霍队长的老婆?”丁长生张大了嘴,那个样子真是震惊无比,妈的,原来如此啊,爲什麽霍队长没发现他的老婆被寇厂长搞了呢,不好,这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出人命啊,想到这里,他的脑袋不由得一缩,万一队长知道了,这可真是不是我说的。要知道霍吕茂作爲安保队长,可是有合法持枪证,随身配枪的。
  上班后的第一天,丁长生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他的脑袋里反複出现的就只有两个镜头,一个是寇厂长在车里架起田鄂茹的双腿使劲沖击,一个是霍队长拿着枪将寇厂长的脑袋打爆了。
  “你怎麽不回家?下班了”。一个脆生生的又熟悉无比的声音传到了丁长生的耳朵里。
  “我,我,嫂子,这里管饭”。丁长生一下子跳了起来,因爲来的这个女人正是田鄂茹。
  “扑哧,你这麽紧张干什麽,我又不能吃了你”。
  “可是霍队长能”。
  “提他干什麽,吃饭了吗,要不跟我回家吃”。
  “不,不敢”。
  “去吧,你们队长在家里做饭呢,你是寇厂长的亲戚,我们请你吃个饭是应该的,走吧”。虽然说得很好听,但是语气里威胁的味道还是很浓的。
  田鄂茹在前,丁长生落后半个脚步,跟在后面,一声都不敢吭,因爲他发现,自己来这里并不是多麽明智,好多危险时刻都有爆发的可能。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贱女人”。田鄂茹的话仿佛来至天际却又清晰无比,令丁长生不敢回声。
  “问你话呢”。田鄂茹转身说道。
  “不,没有,我想你一定有您的苦衷吧,我小,不懂这些”。
  “是吗,你不懂吗,可是我看你昨晚的眼睛那是瞪得溜圆啊,说,你昨晚看到了什麽?”
  “我什麽都没看到,我真的什麽都没看到”。丁长生带着哭腔说道。
  看着丁长生像个孩子一样眼泪汪汪的,田鄂茹竟然心里有点不舍起来,就在街口的转角处,这里是个死角,没有人能看得见,田鄂茹拿出一张纸巾给丁长生擦了擦眼睛。
  “我相信你不会乱说,只要你不说,我以后不会不管你,你现在还是厂里的临时工,不是正式工作,只要有机会,我会帮你转成正式的,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不要给别人说,好不好”。田鄂茹的举动将丁长生吓了一跳,连忙左右看看是否有人。
  “好,我不乱说,我谁都不说”。
  跟着田鄂茹回家吃了一顿饭,虽然做的饭很是丰盛,但是丁长生一声不敢吭,味同嚼醋,难受的很。
  “喂,你这小子,在单位不是满嘴跑火车,就你能吹吗,今天这是怎麽了,害羞了?”霍吕茂很不客气的挖苦道。
  “队长,嘿嘿,你做的饭真是太好吃了,我一直在吃呢,自从我爸妈去世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这麽好吃的饭了,要不是找到寇厂长这个远房表叔,我今天的饭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呢”。丁长生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霍吕茂和田鄂茹两口子听得那是一阵心酸。
  “兔崽子,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以后没事就来家里吃饭吧,不过院子里的柴禾你可得都给我劈好了,哦,还有水缸里的水,也得给我挑满了,我们家吃的都是山泉水,去对面山沟里的泉眼处挑”。
  “哎,好,队长,我都能办到”。
  田鄂茹心里暗暗叫苦,这是什麽事啊,怎麽还给招到家里来了,原本想施点小恩小惠稳住他,没想到居然招到家里来了,这可怎麽办,这个时候也不能出言反对啊。
  吃完饭,丁长生就回到厂里的宿舍睡觉去了,这里管吃管住的生活,他很满意,还主动到值班室和张强聊了一会天。
  “霍吕茂,你这是什麽意思,我说是请丁长生吃顿饭,表示下我们对寇大鹏的亲戚的照顾就行了,你干麽要让他时长到家里来啊,你什麽意思,他不是男人啊,你经常不在家,他来这里算怎麽回事啊?”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丁长生和寇大鹏是什麽关系,她心里清楚的很,什麽厂长亲戚啊,屁,那都是交换,万一时间一长,丁长生和霍吕茂关系好了,指不定丁长生就会把自己的事情透给霍吕茂,那不是给自己招灾惹祸吗。
  “你怎麽了,他还是个孩子,他能干什麽?”
  “你什麽意思,他不能干什麽,那别的男人就能来干什麽对不对,霍吕茂,你到底是什麽意思?”田鄂茹得理不饶人。
  霍吕茂低头吃饭,不再和这个女人争吵。
  入夜了,田鄂茹静静的躺在床上生着闷气,而霍吕茂则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钻进了被窝,伸手将田鄂茹搂进了怀里。
  “你干什麽,我累了,没兴趣”。
  “嘿嘿,老婆,没兴趣也要创造兴趣,我算过日子了,这两天可是你的关键日子,不能浪费了”。
  “什麽关键日子?”田鄂茹问道。
  “当然是受孕的关键日子了,我昨晚还担心今天赶不回来呢,要不然又得挨到下个月了,也不知道什麽时候能怀上”。
  “你说什麽,这两天?”
  “是啊,你看你,自己的日子都记不住,快来,我现在很硬啊”。说着霍吕茂将田鄂茹的睡衣扒掉了,可是田鄂茹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在想昨晚的事,寇大鹏这个王八蛋爲了自己的享受,从来都不戴套,弄得自己回来吃避孕药。
  两人都不再说话,而霍吕茂躺在被窝里还在不停的折腾,希望它能坚强一点,但是最终没有成功,黑暗里传来一声歎息。
  霍吕茂曾经因公负伤,摘掉了一个肾,从那时候起,他们的夫妻生活就谈不上质量了,可以说连起码的满足都不能达到了,这是田鄂茹的感觉。
  天色微明,霍吕茂被院子里铁桶叮当的声音吵醒,随后就是倒水入缸的声音,不由得探起身向外看去,正看到丁长生光着膀子,穿着短裤往水缸里倒第二桶水。
  “这小子,还挺实在的”。霍吕茂又躺下睡觉了,而田鄂茹却起床了,推开门,正好看到一身腱子肉的丁长生转身离去继续挑水。
  朝阳照在丁长生身上,除了肩头一道被扁担压得有点红肿的地方外,其他的地方沟壑林立,一块块肌肉条条块块,很是结实,田鄂茹突然嘴里有点发干,而这时仿佛是有感应一般,丁长生回头看了一眼田鄂茹,笑了笑走出了家门。
  相对于寇大鹏的一身肥膘和霍吕茂的骨瘦如柴,丁长生的身材堪称完美,这样的男人才能称爲男人,田鄂茹手里的梳子挂在头发上,一时间忘记了梳头。
  一年前的一个晚上,霍吕茂邀请厂长寇大鹏来家里喝酒,就当两人喝到一半时,附近的芦家岭发生了打架事件,不得已,霍吕茂就出去维护了,按说这个时候寇大鹏应该也走才对,但是霍吕茂坚持要等他回来继续喝,所以寇大鹏就留下了,边喝边等霍吕茂。
  夜渐渐深了,可是霍吕茂丝毫没有回来的迹象,而这个时候陪着寇大鹏喝酒的田鄂茹喝的也不少了,寇大鹏看着小脸红扑扑的,一个没忍住,将田鄂茹拉上了床。
  虽然田鄂茹当时也喝了酒,但是还算是清醒,于是使劲挣扎,可是一个女人,又是一个喝了酒的女人,怎麽可能挣扎的过一个男人,但是田鄂茹这种挣扎没有持续多久,因爲一上来寇大鹏就给了她无与伦比的感觉,这种感觉是霍吕茂从来没有给过她的。
  从那以后,每当想起那晚和寇大鹏之间的感觉时,她就忍不住会夹紧双腿阻止这种蚀骨销魂的感觉蔓延,但是灵魂已经沦陷,更何况身体呢。
  而寇大鹏回去后也是忐忑不安,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有点过分了,毕竟自己和霍吕茂的关系不错,朋友妻不可欺,现在倒好,成了朋友妻不客气了。可是过去了很长时间,并没有发生任何事,这使他胆子大了起来,他断定,田鄂茹一定没有敢将这件事告诉霍吕茂,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得知霍吕茂不在家,他都会悄悄溜到田鄂茹家,开始的时候,田鄂茹还是半推半就,到了后来就成了水到渠成了。
  “你小子,我说句笑话,你还当真了?”霍吕茂身披制服服蹲在自己屋门口边抽烟,边看着院子里光着膀子劈材的丁长生说道。
  “队长,你给俺脸,俺就得兜着,你看看劈成这麽粗行不”。
  “行,还别说,你这身肌肉倒是挺结实的,在家里干过活吗?”
  “队长,瞧您说的,我虽然干过偷鸡摸狗的事,但是绝大部分还是我劳动所得的,家里也有二亩山地,平时也给村里叔叔大爷帮忙,要不没饭吃的时候去哪儿要去”。
  “嘿,你小子,好样的,男人嘛,就该有点担当,以后可别再去偷了,小时候偷针,大了就敢偷牛……”
  “好了,别说了,丁长生,吃饭了”。这个时候田鄂茹端着早饭来到了院子里。
  丁长生擦了把汗,不敢坐在凳子上,端了一碗粥,手里拿两个馒头,馒头里挖一个窝,里面加上鹹菜就蹲在一边吃起来,篇幅有限,关注微信公纵号[鹹湿文学]回複数字“4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他这个样子,让霍吕茂很有好感,感觉他就像是自己的兄弟,因爲以前的时候他弟弟来这里也是这个样子,怯怯懦懦的,好像是施展不开自己的身子,特别是在田鄂茹面前。
  霍吕茂的饭量很小,吃了不到十分锺,就吃完了,而这时丁长生才吃了不到一半,田鄂茹也没有吃完。
  “你们慢慢吃,二狗,今天上班后跟我去一趟芦家岭,厂区在那里昨晚又有一头牛被偷了”。
  “队长,这次真不是我干的”。丁长生怯怯的说道。
  “哈哈,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你现在也算是临山厂安保队的一员了,但是你得帮我把偷牛的贼抓出来,快点吃,我在外面等你”。霍吕茂吃完起身就走了。
  丁长生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自己要精的多,他要把自己僞装起来,僞装成一个老实人,那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自己是什麽来路,是如何到这个地方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住脚跟,抓住这一根来之不易的稻草,直到攀上远处的那棵大树。
  可是偏偏有人不放过他,这个人时刻在注意他,一抬头,他就看到了田鄂茹冷冷的眼光。
  “你以爲巴结上霍吕茂,就永远没事了吗?”
  “田姐,我不明白你是,什麽意思?”丁长生依然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
  “我知道你是怎麽想的,关注微信公纵号[鹹湿文学]回複数字“4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以爲只要攀上霍吕茂这棵大树就没事了是吧,我警告你,寇大鹏能让你来,也能让你立马滚蛋”。
  “田姐,我也没说什麽呀”。
  “闭紧你的嘴最好,否则的话,我也救不了你,霍吕茂会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杀了”。田鄂茹恶狠狠的威胁道。
  “哐当”。丁长生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都给我捡起来,收拾干净了”。田鄂茹对丁长生的表现很满意,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是能吓的住的,如果他不害怕那就麻烦了。